2016~2017年度10大互联网+法律关键词

2017年7月06日 08:59 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

  近两年,在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领域,出现了诸多全新的商业模式,例如分享经济中的网约车、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然而在诸多商业模式中,诸如网络多级营销、一元购物、零元购物等也迅速崛起,该类商业模式的合规问题仍然困惑着大家,但不容忽视的是它们引发了业界极大的反对声音。另一方面,电子商务领域内事件频出,例如互联网刷单第一案由阿里巴巴向法院提出,百度魏则西事件引发对搜索竞价排名性质的争议,商务部再次延长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监管过渡期,云在指尖被认定为传销事件等,这足以说明在该年度内,电子商务及互联领域内风起云涌。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信息泄露、一元购、共享单车、高额退改票费、跨境电商售假、虚假促销、微商欺诈、手机行业门户、快递纠纷、货不对板是“2016~2017年度十大互联网+法律关键词”。

  关键词1

  信息泄露

  目前,通过互联网渠道的信息泄露事件层出不穷,困扰着企业和消费者。电商平台、在线旅游平台、物流快递等都是信息泄露的重灾区,信息泄露直接或间接导致用户经济损失。

  对此,《2016~2017年度中国互联网+法律报告》联合主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认为,实际的信息保护状况并没有明显的趋好态势,究其原因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举证难度大。从民事诉讼的角度来看,“谁主张,谁举证”是基本的证据原则,受害人起诉特定对象维权,首先需要提供证据证明信息是从特定对象处泄露的。然而,恰恰是这一基础事实,却往往很难证明。基础的个人信息,比如姓名、身份证号、住址、联系方式等,消费者早已被不同的网站、店家、APP所采集,客观上根本无从发现泄露源。而特殊的个人信息,例如特定订单、消费信息等,也由于服务链条中存在多方主体,无法明确具体泄露方。

  二是维权成本高。信息泄露事件,通过非诉解决缺少相应的渠道,导致消费者往往只能采取诉讼维权的方式。而诉讼维权相对于非诉方式,无论是经济成本还是时间成本都大幅增加。

  三是违法成本低。违法成本低主要体现在网络泄露的隐蔽性,使得违法行为较难被发现和查处,在违法查处力度不加大的情况下,几乎没有违法成本。

  关键词2

  “一元购”

  “一元购”是把一件商品平分成若干“等份”出售,每份1元,参与者每购买一份则获得一个参与号码,每个参与者可以购买多份以取得多个参与号码。当一件商品所有“等份”全部售出后,则通过一系列规则抽出一个幸运号码,被抽中的唯一幸运者获得此商品。据多名“一元购”参与者介绍,目前国内存在众多“一元购”平台,行业的开创者是“一元云购”,而行业中知名度较高的则是“网易一元购”和“一元夺宝”。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全国范围内有大量的用户在“一元购”平台损失数千元至上百万元不等,而不少“一元购”平台则从中赚取了大量的钱财。

  对此,《2016~2017年度中国互联网+法律报告》联合主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认为,“一元购”是利用网民投机心理而设置的“游戏项目”,只有了解了“一元购”兴起的商业背景及原因,才能对其有真正的了解。“一元购”之所以兴起,主要是基于两方面的商业背景:一是互联网彩票销售被叫停;二是互联网界流量争夺欲演欲烈。

  归根结底,“一元购”项目不论是以何种方式呈现,总脱离不了落入“众筹”、“彩票”和“赌博”三个类型。例如网易的“一元夺宝”声称是以“众筹”模式为各类商品销售提供网络空间。我国目前将众筹归入互联网金融领域,除了股权众筹外,其他都没有人数的限制。

  “一元购”网站在“开奖”程序中的非实质公证也是很大的问题,毕竟是用计算机程序统计后“随机”抽出的幸运儿,其过程真不让人放心,这也是非即开型彩票都需要有公证员现场见证的原因。如果细心看“一元购”,虽然其二级域名和彩票二级域名不同,但其页面是下挂并夹杂在网易彩票下的,这足以造成相关混同,让人误以为“一元购”是一种彩票的玩法。“一元购”并不构成买卖合同关系,我国所规定的买卖合同必须要有所有权或民事利益的转移,而“一元购”本身只是购买到了“期待权利”,最终大部分人不会有民事利益的受让所得。另外,“一元购”也不属于我国法律规定的有奖销售行为,因为我国法律规定的有奖销售必须是销售对价商品后向消费者提供附带性的利益。

  关键词3

  共享单车

  现在非常流行的共享单车,在方便大家出行的同时,也很环保。而共享单车也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商业模式,其中多数经营共享单车的公司都承诺:只要消费者交付押金,并且支付一定费用,就可以使用单车。实际情况却是消费者对共享单车押金、余额退还迟迟不到账,优惠券不能正常使用,客服电话难打等投诉颇多,而使用共享单车出现意外的情况也屡有发生。

  对此,《2016~2017年度中国互联网+法律报告》联合主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辽宁亚太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认为:资本看上共享单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大量的活跃用户为共享单车平台带来了数以亿计的庞大押金总额,这是一笔相当大的现金流。当然,只要合法合规,企业利用闲置资金合理投资保值增值无可厚非,但显然不足以上升为盈利模式。

  就共享单车平台押金不退还的问题,建议消费者向消费部门、消协和工商投诉,投诉解决不了的按照双方协议约定、合同法和消法向法院提起诉讼。

  其实共享单车本质上是一种租赁的关系,承租人交付租金,出租人将车辆出租给承租人并按照分时计费方式收取租赁费用,是营利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16条规定,出租人应当按照约定将租赁物交付承租人,并在租赁期间保持租赁物符合约定的用途。第220条规定,出租人应当履行租赁物的维修义务,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关键词4

  高额退改票费

  2016年,携程、去哪儿、同城网、飞猪等在线旅游网站频频被爆高额退改票费行业潜规则。一些在线旅游平台出售的所谓特价票、联程票等,由于信息不透明,对退改签等限制多,消费者很难分辨这些票的性质,导致退票后被扣去大部分订单金额,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对此,《2016~2017年度中国互联网+法律报告》联合主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认为:在线旅游平台利用订票规则收取高额的退改票费,本质上是利用格式条款限制、损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及其司法解释,违约金的约定应当与损失相适应,违约金过高的可以请求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降低;而超过合同金额30%的违约金就可以认为过高。在线旅游平台仅仅是订票代理方,消费者退改票对其造成的损失明显较小,因此动辄70%、80%的退改票费无疑是可以调整的。不仅违约金额可以调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提供格式合同的一方,免除自身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消费者还可以主张过高的退改票费条款,或者禁止退改条款无效来维护自身权益。

  关键词5

  跨境电商售假

  随着跨境电商的蓬勃发展,消费品类从母婴类奶粉、尿不湿到化妆品、保健品、奢侈品等多样化sku,跨境网购也从过去单一的灰色海淘、代购模式发展到现在的在中国海关等各相关部门监管下的保税跨境模式,然而售假一直是海淘绕不过去的槛。

  对此,《2016~2017年度中国互联网+法律报告》联合主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王冰洁律师认为:海淘尤其是海淘代购这一块,假货问题更加严重。海淘代购并未纳入海关监管体系,更多的是商家号称在国外现场买货,人肉或直邮回国内,通过淘宝或微信为销售渠道更多以C2C形式存在。不论是销售主体,还是货物、物流,都没有像保税备货模式纳入海关体系接受常态监管,仍然处在野蛮生长状态。

  对于消费者而言,慎重选择使用海外代购直邮模式购买跨境商品,尤其不建议通过微商、微信购买跨境商品。微商通过朋友圈发布海淘代购商品,并在微信上完成交易,第三方平台并不会干涉监管跨境交易,亦不会如某宝对交易资金做监管担保。因此,通过微商购买境外商品,一旦发生售后问题,买家很难向平台发起投诉维权。而卖家在无监管、无约束的环境下更加肆无忌惮。

  关键词6

  虚假促销

  虚假促销是电商投诉问题中比较常见的一个问题,具体是指包括商家限制优惠券使用范围、虚假广告、低价促销后更改产品内容等的投诉问题。而“双十一”“双十二”等电商大促期间虚假促销问题突出。

  对此,《2016~2017年度中国互联网+法律报告》联合主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王冰洁律师认为:随着2015年号称史上最严《广告法》的修订出台,以及2016年《广告法》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落地执行,在生活尤其是网络购物交易中,越来越多的商家开始规范正视自身的商品宣传、文案描述。当然,仍有很多消费者在网购过程中发现商家的宣传页面存在虚假促销,如虚假宣传、夸大宣传、使用广告违禁词(如最好、最低、顶级、纯天然、极品等)、价格欺诈等情况,面对商家的这类违法违规行为,消费者手上握有两大权利,一是对商家的虚假宣传行为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行政投诉的权利,一旦市场监督管理局介入,并判定商家虚假宣传成立,商家或有可能面临广告费的3~5倍,或20万~100万元的罚款,情节严重的甚至将面临广告费的5~10倍,100万~200万元的罚款。二是消费者有权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要求商家承担退一赔三的民事法律责任。

  关键词7

  微商欺诈

  随着微信日益融入人们的生活,朋友圈不仅成为网友们晒生活的空间,也成为电子商务的一个新集散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这里作为商品交易的平台。作为“低门槛、轻成本、微创业”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微商在蓬勃发展的同时,存在的问题也日益显露,如销售假冒伪劣商品、虚假宣传、涉嫌传销、甚至恶意诈骗等,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生产生活秩序。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麻策认为:

  朋友圈的销售有各种类型,三级分销一般来说是由商家来展开的,比如说在微商群上面注册一个平台,或者自己开发一个三级分销平台挂到微信朋友圈中。另外一种所谓的微商是个人代购或者自己的小店在朋友圈发布一个广告,这样在广义上也可以看作一种分销。此类行为的法律风险在于消费者通过个人代购或者个人的商品广告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其权益不能受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护。

  传销类似于三级分销的模式,现在有的三级分销混淆了分销与传销的概念,其实只要有拉人头、有层级、有入会门槛的,比如要自行先购买两百或者三百的商品然后发展下线,再进行提成,就已经构成传销。只不过现在法律规定,如果没有构成三级可以不作为犯罪处理,但是仍然要受到行政处罚,并处以相应罚款,目前已经有对同类行政违法行为进行处罚的先例。

  微商监管并非立法空白。有些微商在没有工商登记的情况下运作,如个人进行海外代购的行为,应该适用两个人之间的委托合同关系,在委托代购的情况下,适用委托合同的法律进行管理。关键点在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属于一种空白或者是没有条款规制的状态,发生争议之后,因为没有具体的委托合同内容,以及对品质、保障、价款的规定,因此主张权益时会存在问题。

  微信作为技术的提供者,对于朋友圈存在的一些明显违反监管的行为应该承担监管义务。现在微信提供的是技术信息服务,在互联网技术信息模式下,作为服务商而言,他们的责任范围不能被无限扩大,毕竟信息平台的信息量可以说是海量,对每一个信息进行整合,在实践中并不现实。所以运营者的责任体现在“避风港原则”中,也就是说,如果有人举报或者投诉其平台上有违法、违规信息,如果不进行处理,作为运营者的微信就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关键词8

  手机行业门户

  近年来,手机行业门户频频被爆欺诈,涉及的金额少则数千多则数十万,宜搜、天搜、恒搜、易查关键词购买问题频频被投诉诈骗。在所有对“手机行业门户”的投诉中,无一例外都将矛头指向了移动电子商务运营企业“充满误导”的会议营销,比如某些企业假借官方机构、行业协会名义进行会议营销,并对购买产品的效果、收益进行虚假承诺,误导中小企业与其签订合同。

  对此,《2016~2017年度中国互联网+法律报告》联合主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辽宁亚太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认为:“手机行业门户”涉嫌欺诈,亟待法律规范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如果相关企业打着其他名号等进行虚假宣传,并故意隐瞒“3G域名只是在第三方平台内登记的网站关键词”等信息,误导客户与其签订合同,属于民事欺诈,在民法上属于无效行为,当事人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申请法院撤销合同,要求相关企业返还全部合同款项,并赔偿客户因此而受到的损失。但是中小企业一旦上当受骗,通常存在维权困难。

  如果消费者要竞价购买关键词,则必须提供其公司的工商营业执照、营业执照的法人身份证复印件以及与关键词相关的合法的资历证明等证件才能参与购买。而某些公司在出售关键词时,完全不审核相关企业和人员的资质,存在严重的违规、违法行为。制止此类行为,除联合众多受害者集体维权外,更需要工商部门加大监管力度,对虚假宣传、欺诈营销等不法行为进行行政查处,净化行业秩序,维护广大企业的合法权益。

  关键词9

  快递纠纷

  快递是电子商务交易必不可少的环节,而丢件、破损等问题困扰广大快递用户,在出现上述情况后,如何赔偿,赔多少,成为快递企业和用户之间的纠纷所在。

  对此,《2016~2017年度中国互联网+法律报告》联合主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王冰洁律师认为:不少包裹如果没有保价,消费者在包裹发生丢失或者损毁的时候索赔非常困难。《快递市场管理办法》第二十条规定,“在快递服务过程中,快件(邮件)发生延误、丢失、损毁和内件不符的,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按照与用户的约定,依法予以赔偿。企业与用户之间未对赔偿事项进行约定的,对于购买保价的快件(邮件),应当按照保价金额赔偿。对于未购买保价的快件(邮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等相关法律规定赔偿”。也就是说,包裹损失赔偿应当以寄件人与快递公司的服务合同条款为赔偿依据。但是实际上,快递公司快递面单背后的服务合同均有限制消费者权利的合同约定,如发生破损按照快递费用的倍数赔偿,或者直接限定金额赔偿,或者直接规定对破损、延时情况不予赔偿的条款。

  快递公司类似的条款系格式条款,客观上已经限制了消费者权利,免除或减少自身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之相关规定,快递公司未以合理方式提请寄件人注意格式条款的,该等免除自身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为无效条款,寄件人有权要求快递公司按原价赔偿。

  关键词10

  货不对板

  费列罗天猫店在其店铺宝贝详情页面声称巧克力为“原装进口”,然而消费者收到商品后,商品的外包装显示巧克力事实上是在国内分装,并非原装进口,最终法院认定费列罗天猫店为虚假宣传,构成消费欺诈,被判退一赔三。诸如以上的网络购物货不对板事件时有发生,消费者该如何维权?

  对此,《2016~2017年度中国互联网+法律报告》联合主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王冰洁律师认为:《网络交易管理办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关七日无理由退换货规定的出台,基于网络图片商品与实物商品不一致、货不对板的纠纷,得到了大量实质性的化解。

  作为买家而言,有权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500元的,为500元。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之规定行使退一赔三,赔偿金额不足500元,为500元的权利。

编辑: 尹超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